欢迎访问花桥生活网!

花桥生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花桥生活网 > 教育 >

教育

新华社贵阳5月30日电题:多重禁令之下,

发布时间:2021-06-28教育评论
新华社贵阳5月30日电题:多重禁令之下,电子烟企业仍在“围猎”青少年!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胸前挂着一只酷似优盘的挂件,时不时取下套件,猛吸两口,随即吞云吐雾……时下

新华社贵阳5月30日电 题:多重禁令之下,电子烟企业仍在“围猎”青少年!

记者发现,在淘宝、拼多多等电子商务平台上搜索关键字“电子烟”,并未显示任何搜索结果。但当把关键字换成其他有关词汇时,颜色各异、款式不一样的电子烟及电子烟配件商品便出现了。

深圳一家用电器子烟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经营电子烟的价值比较丰厚,一支实质生产本钱在40元左右的电子烟,在市面上的价格通常在260元以上。

“大家支持将电子烟纳入监管,但烟草局本质上是在实行中国烟草总企业的企业职能,不合适作为电子烟的监管单位。”北京控制抽烟协会会长张建枢说。

除此之外,电子烟本身对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也会产生不好的影响。2016年《美国卫生总监报告》中关于青少年电子烟用的报告显示,电子烟中的尼古丁会干扰青少年的大脑发育,青春期用会对青少年的注意力、学习、情绪波动和冲动控制产生影响。

不少业内人士指出,青少年群体需要量的增长,成为电子烟行业持续增长的潜力所在。

不少电子烟品牌打着“安全放心”“无毒无害、低毒低害”的广告忽悠消费者,又一般以“戒烟利器”“传统烟草替代品”等形象出目前青少年面前。一个电子烟门店打出的广告是“衍生释放物约是传统烟草的8%,对人体可减少95%的伤害”。

一些未成年人向记者反映,当他们向电子烟销售客服提出“我16岁能不能买”时,他们回答“可以的”。还有学生询问电子烟能否辅助戒烟,也从客服那里得到了“可以的,你先试一试”的一定回话。

一项针对9万余名青少年的研究结果显示,青少年用电子烟后成为烟草用户的风险,是从不用电子烟者的2.21倍。

哪个来监管电子烟的销售?今年3月,工业和信息化部、烟草局起草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推行条例>的决定(征求建议稿)》中规定: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烟草的有关规定实行。这意味着,假如该建议得到通过,电子烟将被烟草局监管。

青少年群体被视为行业持续增长潜力所在

但,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20年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初中学生听说过电子烟的比率为69.9%,电子烟用率为2.7%,与2014年相比分别上升了24.9个和1.5个百分点。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胸前挂着一只酷似优盘的挂件,时不时取下套件,猛吸两口,随即吞云吐雾……时下,吸电子烟被一些青少年视为时髦。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艾媒网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电子烟企业从2013年的45457家迅速增长至2020年的168452家。截至2021年2月4日,中国存续电子烟企业共计174399家,延续迅速增长的势头。

根据提示,记者添加了几家店铺客服提供的微信号,陆续收到各类关于电子烟口味、价格、不同等的介绍。而店家对购买者的年龄、身份等信息却并不过问。同时表示:“淘宝是给个保障,商品在这里选”“网上封了不少店,所以电子烟都是用微信买卖的”。

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的一项研究成就显示,544个电子烟样品标识的尼古丁含量与实质含量差别较大,偏差范围为-100%至105%。譬如,某样品的电子烟标识尼古丁含量为6mg/烟弹,但测试值为12.3mg/烟弹。

5月26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中国抽烟风险健康报告2020》觉得,用电子烟可能更能致人抽上烟草,这一现象在青少年中尤为明显。

2018年以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烟草局先后发布多项禁令,不能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不能通过网络销售电子烟,不能通过网络发布电子烟广告。

张可说,需要从国家层面对青少年用电子烟的状况进行专项调查、监测,剖析影响青少年用电子烟的重要原因,拟定更有针对性的防控举措。同时要在初高中学校全体师生中广泛科普电子烟的害处,正面批驳“电子烟安全无害”“吸食电子烟可以戒烟”等谬论,引导青少年拒吸电子烟、离得远远的电子烟。(记者欧甸丘、蒋成、杨欣、宋晨)

记者在北京、广州、深圳等城市走访发现,不少企业把电子烟伪装成时髦玩具来销售,淡化“烟”的属性。“销量排行榜靠前的电子烟,大多是看着漂亮,又最好玩的,让学生一见到就喜欢拿在手中把玩的那种,时不时可以打开吸上一口。”广州一家用电器子烟销售店铺的负责人说。

变换招数顶风作案

贵州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叶贤伟说:“电子烟企业自称尼古丁只有2%,但没办法确认有多少,同时也不知晓有没添加新的有害成分。”

2019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烟草局发布电子烟网上销售禁令之后,曾有市场预测称,该行业马上迎来断崖式下跌。

记者在某电子烟品牌官方网站咨询获悉,开设一家专卖店,除店铺租金外,资金投入需5万至15万元,毛收益在40%至50%。经营一家授权店只须符合“店铺地址需要距离幼儿园、小学、中学、少年宫等未成年人集中地区超越150米、每月拿货量需在300元以上”的条件即可。

张可说,建议尽快推进拟定电子烟有关管理条例和国家标准,打造有关抽检规范,让执法部门有章可循,有法可依。

尽快推进拟定电子烟有关管理条例和国家标准

《中国抽烟风险健康报告2020》称,现在常见觉得,“加味”是吸引青少年尝试电子烟的主要原因之一。2019年美国对青少年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现在用电子烟的青少年中,估计有72.2%的高中生和59.2%的初中生用了调味电子烟,其中水果、薄荷醇或薄荷、糖果味最容易见到。

值得注意的是,电子烟国家标准一直未能如期颁布。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方网站显示,于2017年十月下达的国家标准计划《电子烟》现在项目状况处于“审查”阶段,2017年12月下达的国家标准计划《电子烟液 烟碱、丙二醇和丙三醇的测定 气相色谱法》则进入批准阶段,两者的拟推行日期分别为2019年3月和2019年1月。

自2018年以来,国家发布了多个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禁令。但“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多重禁令之下,仍有企业变换招数“围猎”青少年。

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怎么样购买电子烟时,一家店铺客服回复称:“依据有关政策,线上停售电子烟有关商品,线上为充电盒配件,详细情况请添加微信xxxxx。”

“青少年吸食电子烟之后,总是容易过渡到吸食传统烟草,以至于染上烟瘾。”贵州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张可说。

河北工程大学附属医院呼吸二科一位大夫表示,部分电子烟的尼古丁含量偏高,甚至高于一般烟。为了提升抽烟者对电子烟的依靠程度,市面上不少电子烟生产商随意提升电子烟里尼古丁的含量。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