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花桥生活网!

花桥生活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花桥生活网 > 生活 >

生活

研究显示:国内研究生群体抑郁焦虑问题显著

发布时间:2021-06-26生活评论
研究显示:国内研究生群体抑郁焦虑问题显著“研究生群体的心理健康问题是近几年国际科研工作关注的热门。过去通常觉得,一个人的心理健康水平与其社会、经济地位呈轻微正有关

陈祉妍告诉记者,抑郁、焦虑水平与心理健康素养技术显著有关。研究生群体的心理健康情况也反映出,在国内即便是高学历群体,也存在心理健康素养技术不达标的问题。对研究生群体而言,要提高情绪觉察、分心术、认知重评和人际支持技术,这对于减少抑郁和焦虑风险十分必要。

加大对研究生群体的心理健康教育和支持

致使这样高比率的抑郁、焦虑水平,学业重压是不可忽略的一个要紧原因。“从大学生到研究生,需要经历一个心态转换的过程。在大学期间,学习一门课程,只须好好学习,充分学会,就可以拿到好成绩。但在研究生期间,面对的课题是有探索性的,尤其是博士生,论文需要有革新性,这可能不是光靠努力就可以达成的。还有不少理科范围的博士,假如实验结果不符合预期,之前所有些努力就会白费,就要换一个研究方向重新开始。因为科研具备肯定的不可控性,所有研究生会非常有心理重压,而博士生的心理重压相对更大。”

研究显示:国内研究生群体抑郁焦虑问题显著

陈祉妍指出,在寻求人际支持方面,研究生群体有着特殊之处。对普通人群而言,最强的人际支持总是是亲人和朋友,但对研究生来讲,最强大的支持来自导师。研究生与导师的关系是影响其心理健康的要紧原因。陈祉妍在调查中发现,导师跟学生交流的频率越高,学生对师生关系的认可度也就越高。总体而言,大多数学生对一周一次的交流频率比较认可。导师带的学生比较少,跟学生的关系就会相对更紧密。当一个导师带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学生时,学生从导师那里得到的指导和交流就会少不少。

研究生群体的抑郁、焦虑水平让人担心

通过此次调查,陈祉妍感到,研究生群体的心理健康支持很不足。“在不少高校,学生心理健康中心的核心服务群体是本科生,对研究生尤其是博士生来讲,宣传和支持都是不够的,譬如有些学校会组织本科生在入学之后去参观学生心理健康中心,让学生对中心有肯定认识,多一点亲切感,需需要助的时候更容易来这里求助,但这项工作常常不肯定覆盖到研究生,尤其是博士生。”

“女人的抑郁和焦虑程度高于男生是各个人群的常见现象,总体来讲,女人对于负面情绪和积极情绪都愈加敏锐,所以调查结果常常会显示女人的抑郁和焦虑水平更高。”陈祉妍讲解说。调查发现,35.9%的女研究生可能有一定量的抑郁表现,其中有抑郁高风险的占12.7%;35.2%的男研究生可能有一定量的抑郁表现,其中有抑郁高风险的占12.2%。

“研究生群体的心理健康问题是近几年国际科研工作关注的热门。过去通常觉得,一个人的心理健康水平与其社会、经济地位呈轻微正有关,也就是说,收入更高、学历更高、职业更稳定、职业声誉更好的人,心理健康情况也会更好。但近两三年来的国际研究揭示,近40%的博士存活在焦虑、抑郁等心理疾病。这部分高学历的人才是国内将来科研的主要力量,因此他们的心理健康情况愈加值得关注。”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陈祉妍在同意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说。

调查还发现,博士生的抑郁、焦虑平均水平显著高于硕士生。博士生中有抑郁表现倾向的比率也高于硕士生。在硕士生中,有一定量抑郁表现的有34.7%,其中有抑郁高风险的占12.1%;在博士生中,有一定量抑郁表现的有36.6%,其中有抑郁高风险的占12.9%。

陈祉妍进一步指出,本科生总是在公选课可以选修心理健康课,有的学校还把心理健康课定为必修课,让所有学生都有机会接触一些心理健康的入门知识,这是提升心理健康素养的有效渠道。但对研究生,特别是博士生,大多数学校并没开设心理健康课,有的学校不固定地开设,也是自愿选修。但其实心理健康课是有必要普及到每一个人的。所以需要加大研究生的心理健康教育,提升心理健康素养。

此次调查以中国科学院大学的研究生为样本,调查问卷用流调中心抑郁量表、广泛性焦虑障碍量表、国民心理健康素养问卷、与导师关系问卷、研究生重压源等问卷。结果发现,35.5%的被调查研究生可能有一定量的抑郁表现,60.1%的被调查研究生有焦虑问题。女生的抑郁、焦虑平均水平均高于男生,且不同性别有抑郁倾向的比率几乎相同。

陈祉妍讲解说,情绪觉察是指一个人可以觉察到自己出现负面情绪或有情绪波动的能力。“有时人对自己情绪的感知非常迟钝,譬如说有些人明明非常不满,但他一个人却不知晓,甚至也不知晓为何不满,只不过表现得比较暴躁;有些人情绪非常低落,已经达到抑郁症的临床界限,但他只不过感觉自己没力气学习和工作,不管做啥事都非常累,却觉察不源于己有负面情绪。情绪觉察是情绪调控的基础,要先发现自己有情绪波动,然后才可以进行情绪调控。”陈祉妍说。

人际支持是大多数人在日常都会非常自然用到的调控情绪的办法。有的人一有烦恼就会跟其他人倾诉,请人帮忙想办法儿,有的人会跟朋友喝酒吃饭,这部分都能够帮助情绪的缓解。但也有的人会憋在心里,缺少向人倾诉或找人伴随的途径,这部分人缓解情绪就非常困难。

陈祉妍介绍,在情绪觉察的基础上进行情绪调控,最常见的技术是分心术。“一件事情假如越想越烦,就去做点儿别的事情,让自己分心。不要在烦闷的事情上钻牛角尖,让自己陷入痛苦。”

2019年,陈祉妍带领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科研团队对国内研究生群体的心理健康情况进行了调查,依据调查结果写作的专题报告《2019年研究生心理健康情况与影响原因》被网站收录进今年3月出版的2020版“心理健康蓝皮书”《中国国民心理健康进步报告(2019-2020)》。

心理健康素养技术不达标是研究生群体的常见现象

除学业负担重以外,就业前景不理想和不知晓自己合适什么样的工作也是研究生主要的重压源。陈祉妍告诉记者,此次调查显示,毕业年级的研究生重压要显著高于其他年级的研究生。“这其实是学业重压和就业重压的叠加。”陈祉妍说,“特别是博士生,在毕业阶段,一方面要担忧论文能否顺利通过——博士论文需要非常严格,能否顺利通过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假如论文没达到标准,学生就需要花非常大精力去修改,甚至需要重新答辩;另一方面要担忧就业问题,找工作也是一件充满不确定的事。所以毕业年级的研究生重压也是叠加的。”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夏瑾 出处:中国年轻人报

沉重的学业重压致使了研究生群体过长的工作时间,而过长的工作时间对心理健康有着负面影响。研究觉得,工作时间越长,抑郁、焦虑的风险越高,当平时工作时间超越10个小时,就可能出现一定量的抑郁表现,因此,平时工作时长控制在10个小时以内可能更有益于心理健康。

除此之外,陈祉妍觉得对导师也需要做更多的支持和培训。她介绍说,中国科学院愈加看重对导师心理健康培训,近十多年来,对新导师都会进行心理健康教育培训,陈祉妍期望,将来还能进一步增加对导师的培训课时,对导师进行愈加深入的培训,让导师对学生的心理健康动向有肯定的辨别能力。当学生出现心理疾病时,导师可以意识到,准时让专业职员介入。另外,导师还需要知道年轻人心理进步的特征,并且学管理心理学的技术,以便更好地理解研究生,给他们适合的支持,更好地引导和帮研究生。这部分工作的落实就需要高校甚至高等教育有关部门拟定更明确的规范和步骤,也要配备肯定的经费和职员。

认知重评是心理学家最为推荐的一种情绪调控的办法。“即使让自己分心,烦心事也还在那里。假如对这件事认识没提升,再想起来还是会烦躁。”陈祉妍说,“认知重评指的是一个人的想法产生了调整,对一件事可以重新认识,重新评价。譬如说原来觉得很糟糕的事情,调整想法后看到有坏的一面,也有好的一面,情绪就会得到缓解。这是情绪调控最科学的办法之一。”

2021年04月13日 08 版

参与本次调查的研究生每周平均工作时长为61.95小时,从分布比率上看,约70%的研究生天天工作时长8个小时或以上,36.5%的研究生天天工作时长10个小时或以上。

广告位